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女巫之歌(三十一期)  

2012-01-11 16:55:49|  分类: 《心灵成长》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安止若

《女巫之歌》是我酝酿了很长时间的一个专题,许多年来为了这个专题我收集了大量的源自海内外的资料。

就如同超个人导师卡比尔所谈到的那样,先驱者的灵魂、聪明的灵魂、有远见的灵魂一直投身地球,这些是被烧死在火刑柱上,饱受宗教法庭迫害的灵魂。

所以在集体潜意识的记忆里,我们的内心对拥有新的梦想和新的观念而深感害怕,因为受迫害的恐惧一直深植在我们的细胞里。

 

我记得一位能量治疗师分享她在工作坊中所遇到的一位女学员的故事曾经触动过我内心的恐惧,因为在人类历史上,“你”的梦想和“你”的真理一直令到你有生命的危险,你的生存深受文化的制约和集体潜意识的威胁。

故事是这样的:在一次团体的深度冥想治疗之后,一位女性学员带着满脸的泪水退缩到房间的一角,当能量治疗师问她怎么了,她诉说她的双腿和双脚没有了感觉。这位有着几十年能量治疗的治疗师马上敏锐的觉知到问题的所在。(这份敏锐性是一份直觉、也是一种缘分,无法用文字表达)

在某一个前世,这位女性曾经被当成女巫,而遭受火刑的处罚。在欧洲中古世纪有超过五百万个遭受火刑的女人,而她只是其中的一个。

治疗师对她说:“生命正常的死亡不是问题,当大自然带走你的身体时,你会臣服;但是当某些人用所谓的权威和教条夺走你的身体时,你会去反抗这个摧毁的力量。但是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

“所以,现在我能对你有所帮助的是,尽你所能在这个片刻里,去感受自己和身旁朋友的联结,以及他们对你的情谊。请睁开眼睛,看着这些团体中的朋友们,并且一个一个的告诉他们在经历过那种公众的极刑后,你有什么样的感受?”

当这位女性在安全的团体氛围中说出自己的痛苦与感受时,许多团体成员都产生了深深的了解与共鸣,工作坊的经验进入某种全新的维度,有一种深刻的了悟在人们的意识领域发生了转化。

不仅仅是这位女性被疗愈了,有一种认知也正在发生着:女巫在中古时代遭受火刑,其实是男性能量和女性能量之间的冲突,因为女性能量带着与男性能量完全不同的全新品质,一种由女性的敏锐与柔软度所创造出来的新的意识状态,而这种全新的品质是当时的男性当权者们所恐惧的,于是那些拥有特殊草药、医学、自然科学与生物能量知识的聪明女子当时就遭到了摧毁。

 

然而,这些女智者、女先知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因为她们内心深处回荡着一首歌。许多世代以来,这首歌哽咽难鸣,整个欧洲史都试图偷偷抹去这一段迫害女性的历史,但是一些史实与故事依然流传了下来。

直到今天,这些女性们的故事与经历仍然拓展着我们的心灵世界,警醒着人类世界所发生过的一切。

女巫一词源自于古英格兰语的Whicce,表示“有智慧的女性“,也指“会魔法的人类”。

许多女巫的研究者们解释,在远古社会人们便已经发现有一类女性拥有特殊的神秘能力,这种神秘能力我们可以称之为一种特别的学习能力或意识转化能力。

成为女巫不仅仅需要先天的特殊禀赋,更需要在后天学习各种高等知识. 例如占星术(天文学的雏形)、草药学、医学、人体能量学、咒术(注:一种深度的心理暗示与催眠术)上下很大的工夫,自然科学上的知识也不可或缺,所以我们可以说,成为女巫的第一要素,就是拥有强烈的求知欲与丰富的想象力(imagination) ,只有拥有并且擅长驾驭这些能力的女性才被称之为女巫。

然而当时的欧洲,知识启蒙尚处于混沌未开的情况之中,只有贵族和修道士(monk),才有机会接受教育.所以这批掌握了知识力量而不愿随世俗沉沦的女性们,在常人的眼中是神秘而骇人,因为人们不知道她们掌握了何种力量。

在教会人士的眼中,她们更是大逆不道!因为一些高阶女巫们拥有一定的自然科学知识,有的接受过专业的医学与心灵意识训练,所以她们并不信奉上帝,而皈依于大地之母(mother of the nature),这令到教会勃然大怒,竟强行扣上女巫是撒旦(魔鬼)信徒的大帽子。

于是,欧洲文艺复兴以降,女巫都被冤枉成恶魔的爪牙,被一批批送上火刑柱;启蒙时期男权主义的思想家们又认为女人脆弱敏感的天性最容易罹患精神疾病,于是女巫又成了因为精神病态而陷入幻想的女人,纷纷被送入精神病院……总之,整个欧洲从中世纪以来,一直妖魔化、病态化、异类化这些遗世独立的女性们。

猎杀女巫的残忍酷刑

一些接受过专业意识训练与特殊学习的女巫(早期欧洲社会称之为女智者)会运用她们对人类心灵和生理上的了解,来协助人们治疗身心灵方面的疾病,由于她们拥有这些能力,这些女智者们在当时的社会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人们原本对女智者是十分尊敬,但到后来,人们为什么会开始厌恶她们呢?

因为人们虽然十分尊崇女智者的能力,但也十分害怕这些未知的能力,他们怕女智者们会暗地里借用某种秘密的力量来操控人。再加上,由于大众的愚昧无知,对于一些天灾人祸无法理解,就会把这些灾祸怪罪到女智者身上,归咎到女智者身上。

特别是当时的欧洲十分贫寒,又接二连三的发生灾乱:如基督教会发生“巴比伦流亡”(Babylonian Captivity,1309-1376)、“教会大分裂”(The Great Schisn,1378-1417)以及“黑死病”的流行,在这段艰辛且悲苦的岁月中,人们开始认定乱象是魔鬼及巫术所导致的。因此,当基督教为了安抚人心开始致?于铲除异教徒与女巫时,强大的宗教力量令人民的情绪得到了转移与释放——将内心的巨大痛苦与恐惧投射在揭发所谓的异教徒与女巫身上。

如果没有阅读过十五世纪至十七世纪的一些欧洲史料的话,我们是很难想象当时的猎巫(猎杀女巫)的活动是如何残酷,在这段黑暗时期中,被当作?巫遭受迫害而被处死的人,最常见的说法是在500万~900 万人之间。

许多无辜的女性被视为女巫活活烧死,死前还曾倍受折磨。

在1580年到1670年期间,西欧各地完全笼罩在对所谓的女巫的血腥屠杀之中,当时仅仅一位名叫雷米的法官,就在三十年的时间内烧死了三千多名“女巫”,点燃了数百座火刑架。  

当猎杀?巫事件被披露出来之后,曾经深深震惊了世界,处以极刑的人数让人觉得惊愕。基督教会更是将其视为禁忌,闭口?提往事,并视为其耻辱。

 

追随心中的那首歌

 

如果这篇文章的主题与方向仅仅停留在中世纪男权统治对女巫的迫害与控诉,就太狭隘与窄化了,我个人觉得意义不大,单纯的回忆与控诉只会让人沉溺在受害者情结之中,失去力量与方向感,这对于人类意识的整体进化没有任何建设性的意义。

通过这些资讯我真正想要了解与思考的是,许多时候我们必须克服的最大恐惧是什么?

在安全与恐惧、直觉与智力之间;在逻辑与神秘主义、先驱和世俗这看似对立的两者之间,我们如何找到一条平衡之路?

多少世代以来,由于集体种族的制约与迫害,由于我们不负责任的滥用力量,事实上因为无知与恐惧,我们全部参与了这个世界的罪恶,令到一些带着新的意识蓝图的灵魂在这个星球上经历了诸多磨难,而我们自身也作茧自缚地不被允许去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自己的价值、自己的真理与力量。

一位美国的精神科医师曾经用专业分析手法记录过一个故事《女萨满巫师》:

这个故事描述了一位住在维吉尼亚州西部矿区的老妇人的心理现象。这位老妇人快七十多岁了,但是她有一种极深的沮丧感:她觉得她失去了她的人生,觉得自己这一生未曾真正活过,而远处有一个属于她,但她却未曾度过的人生。

在为她进行心理分析的过程中,这位精神科医师发现,老妇人在少女时代(大概十三岁时)曾经有过一次奇特的遭遇:有一次,当她走过森林的时候,听到了一种很怪异的音乐,一首很怪异的歌(注:那是对萨满巫师的召唤)。

但是她所处的社会环境与文化却没有教过她怎样去回应这样的事情(我个人觉得是因为对生命的特殊使命的恐惧),于是,她就与这首歌失之交臂。

此后终其一生,她都觉得自己没有活过。

所以,萨满式精神危机的一个重点是:如果一个人在听到那首属于他的歌而没有去追随它的话,他就会死掉,一种精神上的死亡。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心理学现象。

 

我很喜欢这一个精神分析的案例,因为它以专业态度隐喻了我们的社会里许多这一类的精神现象——当你没有追随你生命中的那首歌,就会令到你的精神生命产生某种萎缩甚至死亡,而我们没有去深层的探索这些原因,只是将一切简单的归纳为心理疾病。

事实上,在原始部落中,许多萨满巫师之所以会成为巫师,就是因为他们经历过一些强烈的体验,一些异乎寻常的意识状态。他们会看见自己穿越时空,受到异度空间(灵界)的攻击和失去记忆,然后再恢复记忆、脱胎换骨,上升到某种更高层级的意识境界。

但是由于我们的文化给这类高峰体验贴上病态的标签,而让一些拥有高等意识的人无法完成他的转化。

 

而我们之所以如此恐惧去活出自己,是因为在过去世,特立独行的创新之道甚至令到我们有生命的危险。

以前一个与草药、星相、能量和疗愈为伍的聪明女子,会被称作女巫,然后活活烧死,但是现在是一个不同的时代,现代女性正在拥有前所未有的力量,她可以开办自己的健康食品店、素食餐厅、花精配制作坊、能量彩油工作室并且拥有自己的网站或者淘宝店。

一批又一批拥有敏锐天赋与灵异体质的女性正在心理治疗领域脱颖而出,成为出色的治疗师。她们运用占星学、塔罗牌、能量阅读、催眠术、另类疗法等等技能与知识来协助人们成为更好、更健康的人类。

 

许多世代以来,由于文化制约与对真相的封杀,大众对女巫的认知一直极为片面与负面,女巫的形象一直是丑陋邪恶的。

事实上,真正的女巫不仅仅是骑着竹扫把飞翔于黑夜的星空,更是一群曾经为人类世界带来某种新事物、新观念、新品质的女性们,由于她们的天赋与专业技能,使得她们对于那些更能肯定生命的方法有着深刻的理解。

一些真正的女智者为了寻找更深层的意识之流,曾经为之付出过生命的代价。

虽然这个星球苦难重重,但是一些带着更高意识,带着更好的方法的灵魂还在不停地投身这个世界,当她们提出新的蓝图时,可能一直得不到支持,就如同灵性绘本《小灵魂》中的小灵魂一样:

从前有一个小灵魂,它知道它自己是光。它还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小灵魂,所以它急于想体验自己的存在。

“我是光,”它说,“我是光。”但是在神的国度里,每一个灵魂都在散发着自己庄严华美的光芒。因而这个才刚刚诞生的小灵魂就像是阳光中的一支蜡烛。

在伟大的光芒之中,小灵魂无法看见它自己,它无法知道和经验到自己是谁。

于是小灵魂开始向造物主祈祷:“神啊,我的父啊,请你让我看到我自己吧。为了这个梦想,我什么都肯做。”

神说:“那你必须将黑暗召唤到你的身上,并且你将离开我的国度,与其它的灵魂分开。”

小灵魂那样做了。

然而处在最孤独的黑暗中,小灵魂哭喊道:“神啊,我的父啊,你为何舍弃了我?”

神说道:“现在你可以看到自己了,做照亮黑暗的光吧,不要诅咒黑暗!”

 

也许此刻,你可能觉得自己是在黑暗中哭泣的寂寞声音,因此你可能学会不去信任你的直觉力与敏感性,但是无论你多么质疑和恐惧,有一个声音都不会离开:做照亮黑暗的光吧。

我们的生命并非那么肤浅的飘浮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生命含有很深的价值,需要“我”自己,每一个个体生命去了解、去歌咏那真正活着的意义。

如何以优美、艺术、生动的方式去赞颂、去更新人类世界的生命之光与意识之流,是千百年来——每一个世代——每个世代,无数的智者、先知们内心深处回荡的一首歌。

完整版请参阅《心灵成长》三十一期

 

 

 

  评论这张
 
阅读(12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