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这是一条路  

2010-05-04 17:09:06|  分类: 《心灵成长》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拿大海文学院心理治疗师冯铮专访(上集)

 

访问/危娜

 

回眸·归来·启航

 

那一年,他还没有留大胡子,刚从加拿大海文学院海归回来。他真诚地看着我,真诚地告诉我:“你很像《城南旧事》里的英子。”

 

那时候,我正陷在人生的低谷里,整个人落入低自我价值感里,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但是因为他的这句话,我意识到自己的纯真,被人看见的感觉真好,谢谢你,这算是一种温柔的鼓励。

于是,便再也没有忘记他。

 

在他归国的那一年,我正在创办《心灵成长》杂志。那时的我如此胆怯,我不够好,我怎么能做得下去?比“我会搞砸了这件事”更可怕的内心恐惧是“我怎么又搞砸了。”

我还没有出征,就已经被失败逼到墙角。一次在他的小型迷你工作坊里,我伤心欲绝地说:“我讨厌我自己!我讨厌自己是这样一副德性!”

那时候,我如此年轻,却如此恨自己,为了追求成就与目标,我不允许自己软弱,可是我却如此软弱;我放弃纯真的爱,可是我却如此渴望去爱。

我在荣耀之路上驰骋忘返,可是上了路,才发现,我走错了。这根本就不是我原初要去的地方。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为了追求“理想我”和注定失败的野心,而恨自己。我走错路了是吧?我忘掉的是什么?现在我该怎么办?

 

“自我疼惜。”他的眼中带着很深的关怀。

“这样,就能不再恨自己,而成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他停顿了一下,为了让我能更深地经验到他的话:“谢谢你的脆弱,谢谢你的敞开,这很美。”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脆弱很美,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流泪很美,除了他,除了海文(HAVEN)。

 

再见他,他留了大胡子,更爽朗也更哲学。我说,你还记得吧?许多年前你刚从加拿大回来,告诉过我,这个世界上除了荣耀之路,还有另一条路——心灵成长之路。(注:荣耀之路意为理想我之路、高社会成就之路。)

我们都笑了。我们都感觉很好,真好。而走在这条成长之路上的朋友正一个个醒来。

他曾经写过一首诗,我一直都留着。

机舱的灯光熄了,

我的双臂还紧紧地,

拥抱在自己的胸前,

那里连结着你们每一个人。

回神时,

泪水已经涌出了眼帘。

——冯铮写自HAVEN归国的航班上

 

 

《心灵成长》:您是50年代末出生的人,那个年代人的背景与这个年代出生的人不大一样吧?

 

冯铮:我横跨了中国发展很不同的两个世纪。我成长的初期经过60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我记得小时候,经常饿肚子,到现在都有这种印象,包括身体上的都有这种印迹。我们这代人在身体里都烙下了“营养不良”的印记吧。66年我上小学,文化革命开始了,我们这代人又在文化学习上烙上了“营养不良”的印记。对了,如果你要是我发现我在说废话,就打断我啊。

《心灵成长》:没有。挺好的,您节奏感很好。

 

冯铮:在那个年代里,现在回想起来,从某种意义上讲,挺荒谬的,但也还是挺充实的。

《心灵成长》:如果上山下乡算是跟大自然接触的话,那还是挺充实的。

 

冯铮:因为那个时候是一个国家、政党灌输一种意识和信仰给你,你不需要自己去探索你是谁?你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虽然从意识本身来讲,这有些荒唐。但如果全民都有这么一个忠贞不移的信仰的话,现在想起来,从信仰本身意义来看,不管信仰本身的实指是什么,都是非常充实。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心灵成长》:明白。免去了个人负责。

 

冯铮:对,免去了个人负责。从心理学意义上讲,人,生来就处在一种焦虑的状态,因为人是需要一种寻找意义的生灵。但由于我们所生活的那个年代的匮乏,当一个人连柴米油盐都缺的时候,根本无暇顾及到什么精神上的匮乏。

所以,这是某种程度上的不幸,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幸运。新生一代人虽然比过去的人们在物质上都得到更大满足了,甚至出生在一个物质高度富裕的时代,但是反而陷入了心理上和精神上的焦虑与迷茫。

因为物质一旦获得了满足,人就会用一种驱力去寻找更高的精神意义。

 

《心灵成长》:那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醒到作为一个人是需要去寻找更高的精神意义的呢?

 

冯铮:我曾经非常痴迷西方哲学。80年代初期,那个时候是我们那一代的大学生,对西方思想,是最敏感、最痴迷、最追求、最热情的时候。而我本身也是一个喜欢哲学,喜欢宗教的人。那个时候我喜欢道教,也喜欢佛教,尤其是禅。

儒家思想我也很感兴趣,我想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庄子的“逍遥游”,很美,没有任何学说可以代替它……但是那个时候,我的婚姻生活非常失败。

 

《心灵成长》:所以这种智性上的追求会不会是一种你对现实生活的逃避?

冯铮:现在想想应该是一种逃避,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逃避”这个概念。那个时候婚姻生活满足不了我精神上的需要,我就去书本里找,到哲学里面去找,尤其是东方哲学,对我来说就说得上是精神大餐吧。

 

《心灵成长》:那是什么原因令到您出国去加拿大呢?

冯铮老师:我在做导游的期间,遇上黄焕祥(加拿大海文学院的创始人)和Linda第一次到中国旅游,就这样认识了。

然后,他们开始寄一些书籍给我了,读完以后,给他们写心得体会。89年的9月份他们又来了,邀请我跟他们来了一次全国性的旅游,去了北京、成都、昆明几个城市,大概待了8天,在旅途中,我如饥似渴地提问问题,而他们的见地给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门。

总之,92年我离婚后,就出国学习去了。

 

《心灵成长》:那一年您三十三岁,这正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转折期与觉醒期。

 

冯铮:同时那个时候也是一个出国潮。我想改变生活,想到国外去学习,而黄焕祥他们非常慷慨的给我办了全额奖学金,连机票都寄来了。我还记的我是92年的7月5号到达加拿大。晚上到,当天晚上我就参加海文学院的品牌课程潜力苏醒的阶段三,讲的是理论方面。

 

《心灵成长》:潜力苏醒课程的初级阶段中有许多与情绪接触的部分,很好奇您这样超理性的人是如何面对自己的情绪?

 

冯铮:如果我先上的潜力苏醒的体验课,早就把我吓跑了,我头脑接受不了。但即使是这样“潜力苏醒”还是让我接受不了,可把我吓坏了。但是在一次深度呼吸中,我开始放弃了抵抗,放下了防卫,在那一次的体验中,我第一次接触到了自己的情感,接触到了我那两次失败的婚姻。

我第一次感受到我的悲伤、我的内疚,对我之前女人的所有内疚。我结过两次婚,经历过一个女人对我的身体和语言上的暴力,但是我都觉得是我自己没有尽到责任,那是一份深深的自责。那个时候使我得了肩肘炎,肩肘经常痛得厉害。

但是经过那一次的深度呼吸与情绪接触之后,我的肩肘炎消失,这是不是有点夸张啊?但是几乎一夜之间,我的肩肘炎没有了。

 

《心灵成长》:你在加拿大海文学院呆了八年,你为什么回来了呢?回来的意义是什么呢?

冯铮:我就是为了寻找意义才回来的。

 

《心灵成长》:这样一个国际级的心灵学府都没有让你找到生命的意义吗?

 

冯铮:找不到。HAVEN学院是一个“生命意义”的接生婆,它协助你寻找意义,但是它不提供你意义,整个心灵成长的体系都只是训练你寻找的能力。它协助你,HAVEN不排斥任何东西,它鼓励你,鼓励你去寻找你所喜欢的任何信仰,去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我在西方找不到属于我的人生意义,根本就找不到,西方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在HAVEN大学毕业以后,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移民加拿大?很多人都说你留下吧。

但那个时候,我对北美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已经烦了,而这个时间中国已经开始起飞了。所以我下定决心回来。

回国以后,我发现新一代人比我们这些老一代人更不容易,除了物质生活好了一些,其它的都不容易。新一代人所遭遇的是一个更丰富的人生,更丰富的人生也是更含着痛的人生。

我在加拿大看到最多的例子,如华人留学生,包括台湾、香港、大陆,他们中的一些人有的喜欢音乐、也有喜欢绘画、还有的喜欢的更偏门,这都是他们小时候的爱好,可是到了海外,他们的家人都要他们学商,不学商就不要指望父母给你寄钱来,不学商你就得不到父母的支持。

我有一个从内地去海外留学的同学,就有一个令我感到痛苦的例子,他从小就喜欢天文学,从小就喜欢观测天象,但是他的姐夫是个大商人,二十多岁时他姐姐跟他姐夫说,我弟弟想去出国留学。他的姐夫说,好啊,但他必需学商业。好!就学了商科。

但我这个同学从来不忘,只要是天气好的情况下,他就拿着望远镜,出去观测天象。什么流星啦、彗星啦,那怕一夜不睡,他都喜欢。但是每一次考功课,他就是考不及格,大学没毕业,两年以后退学回来,觉得无颜见江东父老。

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父母对他的期待是成为一个理想我的境界,做一个商界的人,但他就是喜欢天文学。就如同爱因斯坦从小就对天文、物理现象感兴趣,所以相对论才能诞生。这证明了当一个人和自己高度有兴趣的事情在一起的时候,反而更能成就一个人一生的事业高峰。

所以去审视这条荣耀之路,去审视社会所强加给我们的“理想我”,在走荣耀之路的同时也去走一条成长之路。无论我们有没有上过什么心灵成长课程,我们都要学会思索:作为一个人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呢?

而如何能用我的人生经验和所学为新一代人提供健康的、有意义的精神氛围和支持环境是我现在正在经历的有意义的事情之一。

 

《心灵成长》:是啊,这是一个物质生活更丰富,但同时精神上也更加痛楚的一代。所以新的价值观、新的生活方式就显得格外珍贵。

 

冯铮:如果我能代表HAVEN的知识体系说话,我还是想说HAVEN做的永远是个接生婆的工作。心灵的成长不是一个信仰系统,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个慰藉精神的家园,但是如何创造出一个更有助于身心灵健康的生活方式在于你自己,不在任何别的地方。

HAVEN的沟通模式教会我们如果在现世的责任当中,在与人的关系当中,我们如何一步一步的从山脚——脚踏实地的,尽管艰辛,尽管披荆斩棘,手掌上、脚掌上都充满了血迹,但是我们一步一步地,冲刺着学习,爬到了山顶。

 

尘世里一切如故,

我们也如期归来,

只是,

在世界的那一隅,

我们耕耘了一块心田,

拮取了一朵小花,

拈着它,

我们微笑地,重新走进熙攘的人间。

——冯铮写于自HAVEN归国的航班上

 

亲爱的读者:我们将在下期继续与冯铮老师的访谈——《我们要如何说出爱》——冯铮老师将分享如何运用海文沟通模式建立亲密关系与找到真实的自我。

敬请关注。

冯铮简介

加拿大HAVEN学院心理咨询文凭(Dip.C)(中国人中第一位获得此证书的人,全世界第71位),加拿大SIMON FRASER大学社会学学士(BA),陕西工商管理学院文凭。海文新世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高级顾问。

 

 

 

 

  评论这张
 
阅读(16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