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不断失败的本有《选自心灵成长二十四期》  

2010-02-11 15:07:47|  分类: 《心灵成长》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释本有

在太姥山白云寺挂单的时候,看到了一位睡在病榻上的老和尚,据说他已经病了二十多年.....

后来有天他死了,我找了一把剪刀把他的衣服剪开。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人生真是一个无边苦海,连出家人都没法离开这苦海,或许世间真的已经有开悟完全没情绪的僧人吧?

老和尚病的时候,其实得不到僧众的同情,有人甚至说他有孽障,有时进房间看看他,老和尚一直都用被子盖着脑袋,所以气氛有点恐怖。

-------------------------------------

 

其实,有時修行跟寺院存在很多矛盾,毕竟人只要未开悟就会有私心,就会有无数的纠纷,我们也不可能要求所有人开悟后才能出家。再说,开悟的僧人太少了,真正开悟的人可能什么都懂,而且又很圆融,即使很清醒也不会痛苦。

据说老和尚二十多岁就出家了,想不到晚年的他被病魔折磨得这么痛苦,当时看到他我就感到很无奈。

所以,准备出家的朋友,要有在佛门里也会很痛苦的心理准备,因为一日未开悟都要受世间的种种事件干扰而烦恼。

我想,清净是人的内心,而不是环境,如果有很多习气未打掉的话,去任何寺院都会感到辛苦。不过,出家后在寺院栖身,接触的人比较少,是有利容易修行的。

 

但是,出家后如果跟师父师兄弟发生了感情关系也不好,本来出家就是想离开世俗,但是寺院有时又会变成了另一个家,有家又有伤感的故事.......

这对大家的情绪都有不好的影响。

 

因此,我总是不太愿意引经据典地讲修行生活,因为我本身的生活状态比較清苦,想让后来的人知道实修是什么一回事,基本上我是常常做错事,日日要忏悔。

在开悟前,实在不知道如何真实地做个正常人?

修行真的很难,很不容易,单是处理性欲问题已经很痛苦,处理了性欲,还有很多贪念和引诱要处理.....所以,我觉得真正修行很不容易,连醒觉也是痛苦事。

 

我常常说如果你是一个茹素的人,没有一分不杀生的自觉的话,你体会不到看见别人杀生吃肉的恐怖感受。

当一个修行人如果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人世间杀生的习惯的话,心灵是会受很大伤害的。

 

现在有很多居士都有出版佛学书,其实我觉得大家多看失败修行人的经历反而更好。

比如,我——释本有就是修行失败者,失败的原因是因为我只是一个常人,常人就要面对很多心理矛盾和挣扎,如何学佛很多人讲得很容易,可是我却觉得非常困难!

 

比如年轻出家的僧人,都会有性欲的冲动,都有物欲和名欲,好像我以前也想过成为一代有名的画僧,现在说出来也觉得很难为情。没有才华不懂表达自己很难学佛,有才华去学佛又容易被名欲所操纵,甚至一天到晚都想成名想被人知道自己有才华。

有些英俊的僧人也会爱上拍照,这都是极度危险的事情。

 

而之前,我真的以为世间法和出世间法是可以圆融一起使用的,但现在却发现不可能,入世原来是不可能的,因为一旦入世,有很多事就会本末倒置!事实上,众生要自己救自己,比如救灾,救了灾民,灾民也会有另一种痛苦。

其实失败的修行人不止我一个,现在找到开悟的出家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开悟的出家人不知道会做什么,不知道他在哪里给我们开示,而且我们也未必能明白他说的话。

 

修行是需要有极大勇气的。在太姥山修行的年轻僧人,也很痛苦的,他们有时也会觉得闷得想落山,僧人毕竟都是人,每一刻都有无数的起心动念!要超越人的心性,变成罗汉大菩萨至高至大佛陀绝对非常困难。

 

因此,有些很有名的在家人佛学者的书,我是绝对不会看的,因为修行不可能这么简单,根本修行就一定要出家,出家后还经过很长时间每日反省自我检查自己的各种毛病。

有时候,当性欲升起时,问师父也解决不了问题。

事实上,我们的修行境界只有自己知道,每天能够进步小小已经非常好。

 

还有,本来世间就不利修行,因此不可能有太圆融的法可以令人在生活中修行的很理想,如果你对自己有要求,就会发现人间佛教只能对世间有一点点帮助,但不可能令信人间佛教的信徒可以顺利解脱,只能留下一个种子,让他下世再下世不断地修行。

 

修行的结果是要成佛,但成佛比做圣人和伟人更难,因为圣人和伟人都有私心。

 

要有效果还是要苦行,但是苦行很痛苦,我的苦行方法是常常独自一个人去不同地方居住、不同寺院挂单,有时也会感到孤伶伶和恐惧。但是我需要克服这种孤独的恐惧!

 

真正修行人是不能对寺院起依赖心的,否则结果又是痛苦,几十年的修行就白费。

 

总之要挑战“我执”,真的很不容易,很困难。

坦白说,很多时候都舍不得把自己的画送出去,但是钱财也好、画也好,都是身外物,都带不走,因此在世俗眼光中,我无疑非常可悲。

 

还有修行人需要生存,但人生在世如果需要生存就少不了要参与社会竞争,如何在竞争中把杀伤力减至最少,里面都有非常高深的学问,比如我以前常常就因为绘画而受到心灵煎熬,曾经问自己为什么画得很差劲的人却成为著名画僧,而画得不错的自己却很少有人理会?

有段时间我因此极度痛苦,但现在明白上天给予了我才华,已经是最好的礼物,因此只能不停地忍让,去让别人成功,成就别人的理想。

 

所以学佛很困难,如果我们修行人的心灵达不到“活佛”境界,拥有金剛不坏之心,内心的痛苦就永远不会止息。“慈悲”两字讲出来很容易,但是能达到做人慈悲而自己又不受伤害是很困难的,因此修行人要有金刚心。

 

现在的我要面对很多考验,要不停地绘画赚钱又要不停地舍弃布施,这个过程令我感到非常疲累,如果上天现在要我死的话,我会愿意马上死去的,因为开始感到恐惧,自己的心将来是否真的能做到大肚佛一样,能容天下呢?

如无意外,我前生也一定是修行人,所以今世要继续修行,不知道修到什么时候才成佛,内心才没痛苦?

 

真的,自己有时会哭。

当想到有一天母亲离去之后,我就真正孑然一身。虽然说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都不可能有真正温馨的日子,但是因为我还年轻,仍然有感情和情绪,没法达到一个完全穿越情绪的境界。

 

下半生,除了危险的修行之路,我还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没有什么圆融的法可以令我感受到人生的温暖,再说要温暖就不能修行,就失去了出离心。

 

如果弘一大师还在世的话,我想有问题要问他,想知道完全舍弃自己一切时,有什么样的心情?当年玄奘大师孤身上路时的心态又如何?

 

在修行中有很多过渡期,所有人生问题都要自己想办法克服,比如云南大理很好,适合我长住,但就是因为太适合了,所以将来我就更加需要离开!因为不想本末倒置,生活得好、死得舒服都不可能是修行人应该拥有的。

 

唯有忘我境界可以令自己积极去投入奉献,但是忘我境界不是这么容易进入的。

再说,修行人要面对劫难才能成长,而这一些劫难,自问有足够的勇气化和能力去面对吗?

 

在这个时代,愈来愈少人修行人,修行的路也愈来愈困难。虽然现在表面上多了很多的佛教徒和寺院,可是当僧人沉醉在个人成就和被供养得舒服,就是坏法的时候。

出家很困难,要做到合格有良心的出家人更加困难。

 

有良心是痛苦的,现在不知道如何超越这个苦,因为对人还有期望,但有期望是绝对错误的,因为期望是嗔心之始。

现在回想起来、佛学词汇真的很简单,什么缘起缘灭、放下等等,但是真正要面对一些挑战时,就觉得很艰难。

释本有简介:

暂时在地球挂单的本有法师;

会画画的小沙弥;

七十年代出生,曾栖身于太姥山顶终日浓雾缠绕的白云寺的不知名客家僧。

出身于香港,高中毕业后在广告公司及报馆做兼职美术工作,二十岁时去日本留学,在东京艺术学院学习绘画,毕业回港后从事写作、新闻翻译及绘画插图和平面设计,他曾经连续两年为日本朝日新闻卫星版的专栏提供插图及出版了约十本小说。

 

  评论这张
 
阅读(14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