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唯一逃出来报信的人  

2010-11-23 16:26:39|  分类: 《心灵成长》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安子若

  

     《圣经·约伯记》里有一句话:“我是唯一一个逃出来向你报信的人。”唯一一个报信者的勇气是先驱者的勇气。

那个叫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创始人)的人,一个出生在招魂术与科学萌芽的中间地带的人,一个冲破中世纪的宗教束缚与人性压抑的人,他逃出来向整个人类报信:性能量是生存与创造力的能量,生命不仅仅包含着天堂与圣灵,也包含着尘世与肉身,我们不应该轻视和忽略任何一方;

那个叫荣格(超个人心理学先驱)的人,一个穷牧师的儿子,一颗极敏感的心灵却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与当时名满天下的恩师弗洛伊德公然决裂,因为他有一个秘密要告诉这个世界:生命不仅仅只有如何活的欲望,不仅仅在于如何挑战前半生的生存和肉欲的高峰,生命的尊严和美丽还在于如何在后半生坦然地面对死亡,超越生死,走向那未知的神秘;

 

那个叫葛吉夫的人,亚美尼亚裔的精神导师,中亚和埃及文明的传播者,他的一生百般折腾,充当过波斯地毯商、二手古董贩子、家用电器维修人,作为一位灵性导师他被人诟病嘲讽甚至遗忘。当他从高加索那场几乎亡国灭族的战火中逃出来,所携带的珠宝古董都遗失了,百万卢布也分文不值,但他依然选择前往陌生的欧美洲教学,在法国的枫丹白露创办了人类潜能和谐发展中心。

这位从战火中逃生的中亚文明使徒带出来的珍贵信羽是:如果西方的能量(不仅仅是指科学)和东方的智慧不能和谐发展的话,这个世界将会毁掉自己。通过政治、宗教等途径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只有通过人类每一个个体有意识(记得自己)的生活才能达成。

 

还有那个叫克里希那穆提的印度人,这个从小被“通神会”领养受英式教育而遗忘了自己祖国语言的人,从来没有忘记佛教国度的慈悲和智慧。

凝望着一战和二战的战火,在整个世界打成一片的绝望中,他放弃了“世界导师”的头衔,宣布解散专为他设立的“世界明星社”,退还所有信徒的捐款,他发誓即使一无所有也不成立任何组织。

这位被萧伯纳称为“他是我所见过最美的人类。”从此光华四射。因为他从几千年的传统教义中逃出来告诉每一位向往真理的人:真理不在任何人为组织中,而纯属个人了悟,个人的特色一被抹杀,便无法见到那无限的真理了;一旦落入组织,真理就变成了僵死的教条,同时也变成那些懦弱的人和暂时无法得到满足的人的玩物。

于是,他的言论和著作无法归属于任何一种宗教,既非东方也非西方,而是属于全世界。

 

印弟安部落中的一位老先知黑麋鹿每当想起自己的族人被白人屠杀的场景都会在悔恨中恸哭,但是这巨大的悲恸并没能阻止他将印弟安部落最美的灵视经验与疗愈仪式奉献给这个世界,垂暮之年的他放下了百年的战争与仇恨,冒着被部落神灵唾弃的心灵重负接受了美国诗人内哈特的采访,将美洲印弟安英雄史诗传遍这个世界。

 

这些伟大的灵魂,在静默中伫立,在细雨中哭喊,从层层的文化禁忌、从互相屠杀的无知战火中、从灵魂最黑暗的夜幕中逃出来向人类报信,就像这位印弟安的老先知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送出一个微弱的声音,世界之神啊。请听我在悔恨中的呼唤,因为这将是一次绝响,愿我族生生不息。”

 

  评论这张
 
阅读(12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