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饥饿的时代  

2010-11-23 16:23:22|  分类: 《心灵成长》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刘力

拜读《心灵成长》杂志,有一段时间了,看到这本杂志的时候,感觉心里很是喜悦。

我写下这些话语的原因,是为了将我不知如何形容的内心,与你分享。

 

 我两三岁时,与妈妈一起喝粥是件很艰难的事。她总是告诉我,要把粥用飞快的速度喝完。而妈妈端上的粥,总是又烫又满,兼是大大的一碗,让我不知该如何下咽。于是只好用手中的铁勺搅来搅去,总是不肯送到口中。

    妈妈心情若好,便会教我用铁勺去舀粥面上薄薄的一层,奈何,我舀来的粥还是烫的难以下咽,实验总是不成功;妈妈的心情若不好,便会眼睛一瞪、口中呵斥着:“吃不吃了!搅来搅去像个要饭的!”

    现在回忆起来,好想让自己再回到那个时光里去,好好地看一看妈妈。而在那时,心中却是一片委屈和不知所措所交织的恐惧。

    我们其实都一样,一面成长,一面收获成长的伤。

    2000年前,在耶稣基督被罗马的教廷审判的时候。他们限制他的自由、用绳索绑缚他、辱骂他、诅咒他、用带有尖刺的铁条编成头冠,并将头冠戴在他的头上;他们用钉上了铁钉的木板,反复地抽打他的身体。耶稣的鲜血流了出来,他的伤痕布满全身。他们让耶稣背上沉重的十字架,行走到耶路撒冷城外北边的Glogotha山,在Glogotha山上,耶稣经历了他世俗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那里是他尘世人生的终点:他最深重的痛苦在那里,他的觉悟与宽恕在那里,他的死亡、重生都在那里。

       在Glogotha山上,耶稣感到极端的痛苦,他极度悲伤的向上天发问:“为什么……为什么?”在他死前,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耶稣受难”包含了太多的暴力、爱、慈悲和宽恕,我相信,它打动我们,是因为我们曾经在家中有过类似的经历。当小孩在家中被父母伤害,他不止一次的感到痛苦,并在脑海中,向他能够理解的更高的存在发问:“为什么?”

       是的,那个耶稣,就是孩子的化身。

       我在一次成长课程中,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故事。这一次,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老师。

       老师生在农村,家里有暴君一样的父亲,有慈爱的母亲。

       “那个时候小,小孩子天生就是爱玩的。可是爸爸一回来,兄弟姐妹几个谁都不敢说话,谁都不敢出声。你笑出声了,他站在你身前,比你高出整整两三个身子:‘笑,是吧?去!蹲墙角笑!笑够了再回来!晚上不许吃饭!’所以我们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而每次吃饭,也是老师最难熬的日子。

     “我爸爸有个习惯,他不允许我们吃饭出声。谁吃饭的声音响了一点,就是一筷子下去:‘吃饭吃那么响,你是饿死鬼吗!’可是偏偏他吃饭比谁都响!在这之后的很多年里,我可以去看他,和他聊天、给他钱、带着他去全国各地旅游。

    可是我就是不愿意和他在一个桌子上一起吃饭。因为我不原谅他。

    他到现在吃饭的声音,还是很响。我一听到那个声音,就觉得非常烦躁、很想发怒、浑身难受。终于,我知道,我是因为有个情绪不曾穿越……”

老师说,在爸爸离开前的三年,他终于有一次鼓起勇气和爸爸核对童年那些事情,他这才知道,爸爸之所以如此令童年的老师受伤。是因为爸爸从8岁起,便因为饥荒而成了孤儿。每次过年时那个顽固不肯吃年夜饭的“怪人”、激怒了每个家人、让老师童年的每个春节都变得不幸的父亲,面对自己小家的其乐融融,丰衣足食,他觉得这是对自己的原生家庭的背叛。

老师的父亲,在用他的方式,陪伴和祭奠他的家庭。

老师说:每个孩子都会忠诚于他的原生家庭。每个孩子都会忠诚于他的父母。这里面的深刻含义,我从那一刻才初窥端倪。

而老师父子两代此生累积下来的坚冰,谁想到溶解的过程,竟是从儿子倾听父亲的一生开始。

在那个半睡半醒的时刻,我突然意识到,事情可能还另有一层真相存在!

让我们仔细回想一下看,我母亲是让我“快点喝!”而老师的父亲则是“轻声点!”而我所接触的大多数家庭,都会在不经意之间,催促尚在稚龄的孩子,吃的快一点!再快一点!、

朦胧中,我回到自己幼年的餐桌前,惊讶的发现那个童年时进餐的餐桌,竟带有一点特殊的“色彩”。

“高大宽阔的桌子”

“座位的排列”

“每天准时全家人必会齐聚”

“父母随时会说出口的要注意的规则和平时听不到的他们的谈论”

再回到童年的时光,用童年的感受去看,我发现这本身就像是在举行的仪式。这个每天在举行的仪式,除去身体的进食之外。我们还在精神层面上发送和接受着什么?

不知不觉,我的思绪集中在前面的两个故事上。我突然发现,父母们在要求与喝叱的不经意间,传递给我们的,是他们对于失去粮食的深刻恐惧。这种恐惧,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在郑州,几乎是随处可见的!那些吃饱了却依然盯紧了饭菜,时常不知不觉间饮食过量、经年累月,身材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女。无论生活如何宽裕,总是一副紧紧巴巴的神情,仿佛就是饥饿的影子时刻浮现出来。

我时常听说,父母辈在最饥困的时候,街上一个小小的白面馒头,要卖到1元钱一个,一小块红薯,也要卖到1元。街上到处都是饥饿的人,当你手中有点吃的东西,就一定要小心翼翼的把它藏起来,千万不可以在大街上把它拿出来。否则,饿极了的人会跟着你、拉扯你的衣服向你祈求、会挡住你的去路向你乞讨、甚至会直接扑上来,一把夺去饥饿的你的一天口粮!

在家里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尽快的把碗里的饭吃完,这样才能抢到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的“剩下的一锅底饭”……

我们父母童年的记忆,与“饥饿的恐惧”实在是纠缠太深了。竟深到将平日饮食升华到了仪式的程度。这个仪式所传递的,正是以“粮食的珍惜”为代表的一系列父母的生活经验。这些经验也许是依然有效,也许已经并不再适用于我们,这些都不重要。

父母对这些经验的体验是如此的深刻,那些恐惧是如此的深植心底。以至于父母会毫不犹豫的将它们传承给我们。当我们并未接收到这些经验的传承,或者是抗拒的时候,父母心中那个潜伏的恐惧,便会一瞬间爆发开来,化身成为愤怒、暴力、冷漠等等伤害,加诸我等尚不具有保护能力的身体和灵魂。

我们深受痛苦,可是我们看不到真相,感到苦闷的我们,会一遍遍问着:“为什么?这究竟是爱?还是恨?”

我们看不到真相,便不会说那句话:“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当我们看到那个伤害我们的人,本身是因为更深远的被伤害。我们是否还能够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那样,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给那个伤害

我们的人?如果我们这样做了,我们又将如何面对我们必将伤害的孩子?

我们从父母那里收到的伤害,会因为我们的孩子到来而得到释放。我们是否还能够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那样,将轻易伸出的手指和筷子,

戳在面前那个孩子的头顶。如果我们这样做了,他们又将如何面对他们的孩子?

家族的传承,代代轮回不息。我们的受难,从此开始。当我们成人,我们的孩子便会用他的痛苦来救赎我们……

支持原创  欢迎订阅

原文刊登于《心灵成长》二十八期

 

  评论这张
 
阅读(13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