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神圣序位  

2009-10-01 11:37:12|  分类: 《心灵成长》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有看过用真人排列出来的活生生的家族谱吗?

你真正了解古中国的“孝悌文化”意味着什么吗?

你想知道中国的“老子”与德国的心理哲学家相遇的时候诞生了怎样的智慧吗?

 

我们为什么要向我们的父母鞠躬?

在爱的法则中我们如何敬重我们生命的根?

我们如何将悲剧转化成喜剧?

我们需要了解这些,

我们需要拥有对生命的知情权,

因为生命一直向前流动、生生不息,而我们在同一条船上。

 

文/安子若

 

我们经历了漫长的旅程,在人类心灵的探索之路上,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家族,以及由这些家族所诞生出来的优秀人类,我们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思维、不同的角度,以及不同的心灵感知力,想要去了解人类命运的整体与方向。

人类的命运被一个无形的巨大力量所推动着,中国的老子将这个巨大的力量称之为“道”,老子用他的一生活出了“道”,并把“道”的核心法则记录在一本五千字的小册子上——于是《道德经》成为了人类精神领域中最重要的启示录。

 

两千五百年之后,一位从二次世界大战中幸存下来年轻人成为了天主教神父,他是一位德国人,却被不可知的命运引领着在南非传教近二十年。四十岁的时候,他结束了自己的宗教生涯回到德国开始进修正统心理学的各大流派。然后老子的《道德经》进入了他的生命,他跟随着“道”,尝试用西方的哲学与心理学技术来证实它们,然后他发现这些“道”的法则对于全人类来说都是共通的东西。

他说:“对于‘道’,没有人能比老子表达得更美了。很多年以来,老子的书就是我最喜欢的书,他陪伴了我许多年。”

老子和老子的书一直陪伴着他,直到一个新的洞见从他那杰出的西方头脑中迸发:他发掘了掌管人类家族系统中的核心法则,并且将之运用于心理治疗领域,以协助人们调整脱序的系统与灵魂;多少年以来人们从不知晓他,当人们走近他、前来向他学习的时候,他已经七十多岁了。这真是一个大器晚成的年龄,一个越来越像“老子”的年龄。

这个人的名字叫:伯特·海灵格。他还活着,年逾八十岁的他现在正在全世界巡回举行“海灵格工作坊”。

他是一位精神先驱,开创了心理治疗界前所未知的新领域。有一天“海灵格”这个名字会闪耀在人类文明的群星榜上,顺着弗洛伊德、荣格、马斯洛一路排列下来,他的名字会在他应该在的序位上,人类的心灵史会给他留下一个重要的位置。

活生生的家族谱

如果你参加或观看过海灵格的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你就会发现这是一种超越理智的表达方式:海灵格常常很长时间都不说一句话,只是看着身边的案主,静静地等待着时机的成熟,然后他会邀请这位当事人在团体中选择一些人来代表他的家族中的某些成员,例如

代表他的祖父、父亲、母亲或者是家族中已经去世的人。然后,根据彼此之间的情感关系,将之排列在一个空间里。

在排列的过程中,隐藏的、令人惊讶的家庭动力慢慢浮出水面:虽然上场的代表们以前并不互相认识也并不了解案主本人和他的家族,却很快就能够感应到这个家族中的成员们本人的真实感受——清晰地呈现出案主家族成员之间的亲密程度、痛苦、爱、遗弃或出走的人际关系图——这个现象已经无数次得到了家族成员本人的证实。

 

许多次,代表们被一一排列之后,他们马上便能感觉到他们所代表的人的感受,有时甚至也会感受到他们的症状。

例如一位代表上场没多久,忽然感到喉咙被卡住了、呼吸困难,后来证实这位代表所代表的人是上吊身亡;还有一次一位当事人排列了自己的父亲,在排列的过程中他想起了一些事情,他说:“我爸爸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条腿,但是我想不起是哪一条,”场上案主父亲的代表马上回答说:“我相信是右腿。”代表的自发之言被证实是对的。

令人称奇的画面随着代表们的上场而徐徐深入,你能感知到团体空间中充满了能量,一切都是自发性的,你能看到与当事人家族毫无关系的代表们在空间中移动,如同星辰运行在无形的轨道上,从而连结上这个家族的真相。

 

如果你问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我只能告诉你,通过家族系统排列似乎证明了能量场(识知场)的存在,而一旦你踏入了一个家族系统的能量场,就能立刻感应到这个家族里成员之间连结的模式。

那么“识知场”是否有科学根据呢?当代生物学家与物理学家都参与了研究(有科学兴趣的读者可以去了解物理现象中的“粒子感应”和“光子复活”现象),与这些神奇的现象相比,家族系统排列所呈现出来的现象要单纯的多。

而“家族识知场”的发现者海灵格对此说得很简单:“我看见它存在,所以我使用它,就让神秘继续神秘好了。”

要知道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是先用直觉感知到,然后再用方程式证明出来的。有时候你得相信人类的直觉总是比科学的发展快半拍的。

 

家族中的神圣序位

 

海灵格用他一生的经验和洞见发现了掌管人类家族系统中的第一核心法则就是家族中的神圣序位。

序位存在于人类的家族系统之中,就如同时间,本来就存在于我们这个三维空间之中。如果你扰乱和僭越家族中爱的序位,那么你将时时为之付出代价。

所谓家族序位是指:无论是谁,先来的就是先来的,后来就是后来的,首先进入系统的对于后来者有优先权;父母比孩子先进入系统,老大比老二先进入,依此类推;家族成员归属的时间界定了每个人在家族中的位置,当这个序位被尊重时,家族中的爱就能自然地流动。

海灵格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省的工作坊中曾无数次提到,他有一位伟大的朋友——老子。他说,老子和孔子会显示什么有用、什么没用;什么能运作,什么不能运作;而家族排列也正是为了呈现出这些原始律则,譬如说:孩子不能取代他的父母,在任何时候,当一个孩子要显得比父母还要大的时候,那是注定会失败的,这也是中国人的律则。

家族系统排列跟中国哲学非常多契合之处,包括孔孟之道所提倡的五伦中的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之交;以及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这些都是古代的圣贤们对农耕时代人类族群序位的尊重。

也许有人会对此提出异议,认为这是守旧的教条主义,是封建家长制度的残余,其实这是人类繁衍生息至今所保留下来的家族集体良知。家族集体良知守卫着这个序位,如同守卫着整个人类的生命线,生命因为这个序位而被传承下来,而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在守护着这份良知,一旦有后来者僭越,或是企图主宰更高的位置,集体良知就会惩罚他,以平衡整个系统。

海灵格发现在有问题的家庭中都存在着某种失序,年轻的一代常常自以为是的承担着原本属于老一辈人的责任、功能、特权或罪责,从而扰乱家庭序位。例如儿子因为父亲的错误而受苦;父亲因为曾祖父的罪恶感而精神分裂;女儿为了要成为比母亲更好的妻子,而在成年之后成为破坏他人家庭的第三者。这些因为承担了上一辈的功能和责任而损害了家族序位的晚辈常常会不自觉地表现出自我毁灭和不断地失败的倾向,而造成家庭悲剧。

而现代医学也发现了这个秘密:在人体里只要有细胞僭越了自己的位置、企图主宰更高的位置,就会产生病态阶层——譬如癌细胞影响整个身体。要想矫正这种病态,让整体恢复平衡,则需要掌握那个傲慢的细胞,将它纳入自然序位之中,将它放在适当的位置上。

 

所以我们要清晰的认知到:傲慢和盲目的爱就是家族的癌细胞,令到家族悲剧代代延续和漫延。我们是家族的产物,同时家族又通过我们而得以延伸,我们的身上已涵盖了家族的基因,谁都无法脱离这种彼此相容的秩序。

每个家庭,都是父母先到——没有父母,就没有小孩,所以大自然的爱的次序就是:父母给予而孩子接受。父母养育孩子蕴含着生命中诸多的不可思议,从儿女出生直到长大,父母都毫无保留地持续给予,恩赐如此之多,是孩子永远也无法回报的。孩子唯有通过表达感激和敬重之心才能平衡。

还有就是孩子将会借由再次付出这份生命的恩赐——成为父母,将爱流向自己的孩子——来报答和回馈他所得到的东西。大自然以这种方式将生命的繁衍延续下去,一代又一代,不只支持了个体生命的生存,也支持了人类物种的生存。

 

敬重我们生命的根

从父母那里领受生命,同时也意味着去承受生命的原始愧疚感,因为你无法再向父母回报这份生命的赐予,但是你却可以带着这份原罪感去做一些更好的事情——例如以更好的方式去生活,让这个原始动力推动你的自我实现。

但是却常常有孩子因无法借由报答父母,而由此产生强烈的补偿心理。孩子会试图以盲目的爱来“拯救”父母,觉得必须为父母做一些意义重大的事情。

 

海灵格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男孩出生的时候,他的母亲因为生产而死亡。没有人会认为男孩要对母亲的死亡负责,但是他的理智始终战胜不了深深的内疚感。因为,命运把他的出生和母亲的死亡联系在一起,内疚的压力无情地侵袭着他,令到他在生活中不知不觉地制造出一些失败,而他一厢情愿地认为至少可以用失败来补偿死去的母亲。

而事实上这样盲目的爱只会令他增加而不是减少自己的罪责。如果一个孩子因为母亲的死而葬送了自己的幸福或者选择自杀,那么,母亲的牺牲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她反而成为了自己孩子的死亡动力和背后元凶,这样的结局对于死去的人来说只能是贬低而不是尊重。

如果那个孩子能够说:“妈妈,您不会白白死去,我要用我的生命做一些好的事情来纪念您,我会活得有所作为,因为我知道它的价值。”那么,内疚的压力就变成了有益的助缘。孩子带着爱接受母亲的不幸和死亡,母亲便常存在他的心中,祝福和力量也从母亲那里流动到孩子身上,而让那个孩子达到其他人达不到的目标。

 

父母命运不幸或者受苦,孩子常常试图将他们从这个重担中解脱——但是他们却忘记了没有人可以背负别人的重担和命运。

这样的“拯救”,必然会遭遇失败。因为违逆了大自然的扶养秩序,在这种拯救的过程中,孩子反而成了自己父母的父母,颠倒了整个关系的次序。孩子需要尊重父母的命运,带着爱归还属于父母的责任,对生命中父母的位置表示感激,唯有如此,当事人才能够走自己的路,去面对属于自己人生的挑战。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孩子拒绝接受自己的父母,好像要成为他的父母需要取得某种资格似的,他们会说:“我不喜欢你这一点,所以你不配做我的父亲。”或者说“我需要的东西,你没有给我,所以你没有资格做我的母亲。”但是他们忘了,父母给了孩子生命的机会,就凭这一点,已足以让他们成为孩子的父母。

如果我们从内心深处拒绝自己的父母,无异于切断了自己的根;如果我们蔑视我们的祖先等于是从内部自杀,这只会毁了我们生命的基石和根本,造成我们内心的分裂和痛苦。家族伦理的重点在于:我们应该尊重所有奠基了我们生命的祖先、父母,这种尊重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比我们先来,生命通过他们而传到我们的手中,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精神基因与生命基因就是我们的组成成分。

这是一种极深的人性观,是一种生命的整体观。

当我们真心诚意地敬重我们的父母,向父母鞠躬几乎是一个灵性的举动。当你敬重你的父母,你不只敬重你的父母而已,也敬重了你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曾祖父母、曾外祖父母,和所有先你而来的人。你向你的生命源头处鞠躬,使自己的成长获得了人性的深度。

让悲剧变成喜剧

有时候家族中的几代人里,总有些人在重演着相同的命运与不幸。当上一代有不幸的事件发生时,下一代也会遭遇同样的痛苦,例如说家族中代代都有人自杀、精神分裂或者在

很年青的时候就遭意外死亡。在欧洲人们常说:“受到诅咒的家族”,在中国我们会说:“父债子还”或者“冤冤相报”。

海灵格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家族集体潜意识”会令到有些人把上一代的命运放到自己的生命里,无意中重演着上一代的命运。而这种家族剧本可能源自几代前的某人,我们承接了这个剧本,在无意识中重蹈覆辙。

 

莎士比亚写过一个故事是关于哈姆雷特和他的父亲的故事。海灵格用系统排列重新演绎了这个家族悲剧:

海灵格找出一个人代表哈姆雷特的父亲,对这位代表说:“你被你的妻子和情夫杀死,然后就像《哈姆雷特》这幕戏剧一开始一样,你变成鬼魂在你的儿子面前现身,你要你的儿子哈姆雷特为你复仇。”

于是这位代表哈姆雷特的父亲说:“儿子,请为我复仇。”

海灵格(代表哈姆雷特):“是的,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快为你复仇。但是我要先和我的女朋友奥菲莉娅到英国去旅游。”

哈姆雷特的父亲:“我不相信你。”

海灵格(代表哈姆雷特):“你可以信任我。再过一段时间以后我会为你报仇。”

哈姆雷特的父亲:“如果你爱我的话,你就不该和女朋友去英国玩。”

海灵格(代表哈姆雷特):“亲爱的父亲,让我再活得久一点吧。当我和你一样老的时候,我就有力量为你那么做了。”

(看到哈姆雷特与自己的父亲讨价还价的这一幕,团体成员们大笑)。

在这个由海灵格亲自演绎的排列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悲剧是怎样变成一个喜剧,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悲剧,孩子被要求去做一些不应该由他去做的事情。如果孩子按照父亲的要求去做了,那么悲剧将无可避免。

而任何悲剧,无论你是在戏剧院里看见的,或者是在真实生活中看见的,总是因为那些心里还是小孩的人,想要去帮助层级比他还要高的人,像是他的父母、祖父,或是祖先中的某一个人,后代想要为他们的过错再次付出高昂的代价。像西方的《基督山伯爵》和中国的《莫邪剑》无一不是悲剧收场。

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在这里被揭露出来,所有的家族悲剧都有一样的模式,那就是年幼的人僭越了年长者的责任,也就是承担了不属于他们的责任,有时候这会是一种很崇高、很伟大的感觉,然而恰恰是这种感觉欺骗了他们,令到他们去做一些必然会失败的事情。因为家族良知和集体良知不允许后来的人逾越前者的位置和应该去面对的责任。

 

有一个家族系统排列显示出一位案主因为承担了父亲的痛苦而令到自己的人生格外艰难。于是治疗师让这位案主对他的父亲说:“我会为你做任何事,即使付出的代价是我的幸福。”

这句话如同黑夜中的闪电,映照出了真相:孩子看到了他的努力是徒劳无功的,非但没有将痛苦减半,反而加倍了。

然后治疗师让案主对自己的父亲说:“亲爱的父亲,我带着爱,将你的痛苦留给你,因为我只是你的孩子。我感谢你曾经为我做过的一切。”

这些带有疗愈性的语句非常短,却带着勇气与智慧,让我们经验到力量。当我们用真诚、带着爱的方式对自己的父母说出这些话,并将属于父母的重担归还给父母的时候,同时也将属于父母的尊严还给了父母。

不要神话家族系统排列

   海灵格以一生的工作和洞见,触动了每一个人的神经,令到家族系统排列成为了心理治疗界有史以来最深刻、最强而有力的治疗手法之一。它揭露家族深层真相,让个体生命得以疗愈和解脱。

在今天无论是专业心理学家,还是普通人士,参加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的兴趣持续增长。目前为止,家族系统排列是国际心理学市场中唯一有增长的治疗手法。

但是海灵格带有宗教性的精神气质(他曾做过二十年的神父),以及他绝不圆融的处事方式令到他创造了很多的追随者,同时也创造了很多敌人。

许多人批评他过于权威、决断,认为他运用的那些神秘古老的中世纪语言模式会让人们对家族系统排列产生神话式的迷信。

再加上家族系统排列的治疗范围涉及到重大疾病、精神分裂症、自杀、以及严重的家族伤害,这更令人们感到神秘莫测不可思议。

对此海灵格说道:“我的治疗不会令生病的人好转,特别是那些罹患重大疾病的人们,如果你看过癌症晚期的病人,你就会明白我所说的。我并不知道每个人的命运有何安排,我只是寻找事物背后的秩序,而不是去改变事实,如果我想去改变事实,那么就不是治疗,而是治疗师的傲慢。”

“我只可以帮助人们面对他们的命运,甚至面对死亡,帮助他们把治疗的力量带出来。我所能做的是协助当事人与自己家族的力量联系上,与更伟大的力量联系上,而不是教他们依赖于我。”

 

这就如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发现火的情况一样,人类开始发现火的时候,对它的恐惧和尊重都是巨大无比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改变,人们学习如何去尊重火,并且对这股宇宙能量擅加运用,小心地将它作为造福人类的工具。

通过发现家族中隐藏的序位与动力,我们认知到生命中有更伟大的智慧,比我们在逻辑上或理智上可以理解的还要伟大,所以负责疗愈的不是治疗师、不是案主、也不是代表,而是这股更大的力量。同样我们也需要对这股伟大的力量加以尊重、擅加运用,让它成为造福人类的工具。

所以,我们不仅仅不要神话“家族系统排列”,更不要去神话“海灵格”这位创始人,就如同海灵格自己曾说的一句话:“我不是‘大师’,我没有任何意图成为‘大师’。但是我的发烧友和跟随者却把我塑造成大师,对此我无能为力。那只是明显的表明,这些人本身需要强而有力的权威和领导。”

  

 

  评论这张
 
阅读(10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