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你想结束的只是痛苦 并不是生命  

2008-10-23 14:03:36|  分类: 主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危娜

湛江糖业巨头跳楼身亡;贵州女编导因情所困,自杀身亡;北川官员因精神压力不堪重负自杀……当自杀现象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新闻报导与我们周边的生活的时候,我们知道这已经是不容忽视的问题了,特别是当我们身边的朋友、亲人也面临着这一内心挣扎,在活着与死去之间徘徊之时,我们则更加心急如焚。

见证与陪伴一位有着自杀念头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更令人痛苦的是,你心爱的人正考虑自杀,那个人也许是你的孩子、母亲、配偶或者是你最好的朋友。

我们能了解你的痛楚,就如同我们站在悬崖边,要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抓住那个我们所爱之人的手一样。

 

我有过数次协助有自杀倾向的朋友度过生命难关与精神困境的经验,虽然我也有畏缩与挣扎:

“现在我应该怎么办?!有一个人正在告诉我,她要去死。”

“为什么每次都是找上我?”

“哦,又来了。好的,我已经比上一次有些经验了。”

 

虽然这些年来我接受过完整的心理支持与辅导的训练,但是每一次伸出手去帮助支持在困境中挣扎的朋友对我来说都是真枪实弹的考验与挑战,同时也让我对自杀和陷入精神困境这件事情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第一次我并没有经验,所以当在夜半时分接到一位女友从另一个城市打来的电话,我着实吓了一跳,她告诉我,她现在情况非常不好,为情所困,她喝了许多酒,对抛弃她的前男友充满了无限的愤怒,她想毁了一切。然后她告诉我,她现在正在喝着酒并一颗一颗的往嘴里丢安眠药。

当我在电话中听着她那些含糊不清的毁灭性的话语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我紧紧抓住手中的电话筒,生怕漏听了她的一句话而酿成大祸。过了好一会,我的心才开始平静下来,然后有一句话直觉地从口中滑了出来:“是的,我在这里,我在听你说。”

“我无法停止这痛苦……我看不见出路……我没有任何用处……”然后这位女生不停地说着前后矛盾的话语,情绪反反复复痛苦难当。

我没有经验,我一句话也不敢说错,我只能听,然后告诉她:“是的,我还在这里。”

当我说了四遍,“我还在这里”这句话的时候,她在电话里嚎啕大哭:“这太痛苦了,太令人难受了……我想结束了……”

“你想结束的只是痛苦,并不是生命。”

这句话就那么自然地出现在我的意识之中,那么自然地由我说了出来,然后如同一盏照亮灵魂的夜灯一样,也照亮了我们的整个谈话。

“你还在呼吸是吗?(是的)”;“你还在说话是吗?(是的)”;“你的手指还在动是吗?(是的)”“所以,身体并不想死是吗?(是的)……所以,要死去的只是痛苦的过去,是吗?”

最后,她放下了手中的酒瓶不再吞食安眠药,在征求她的同意之后,我打电话给她的住在同一个城市里的父母,让她能得到及时的照顾。

 

第二次我的一位心理学班的同学因为事业遭遇巨大失败,在家中打开煤气自杀,二十分钟后被她的丈夫发现了,由于情况不是很严重,在医院吸过氧之后,她的丈夫打电话过来想让我陪伴一下这位情绪低落的人,他已经被吓坏了,生怕又会遭遇什么不测。而我付出一个晚上的支持与守护之后,所得到的最大收获就是:自杀者一方面觉得有必要自杀,同时又渴望有人拯救、干预、他甚至会计划如何在自杀时,引发别人来抢救。

那个想要去死的人是如此需要关注与爱,只要给她一点点她需要的东西,她可能就会放下那个绝尘而去的念头。

 

当第三次遇到这样的紧急事件,我变得比以前更有经验了,我先问清楚对方现在的情况与状态,然后带上一块纯净的白水晶和一小瓶甜美的玫瑰油出门。

当我见到那位痛苦到已经不想活下去的人,心里面默默诵念着般若心经,然后环顾她房间的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物件是可以支持到现场这种混乱而心碎的局面,然后我看到在她橱柜的顶端放着一尊落满了灰尘的观音石像,我站在椅子上小心地把那尊观音取了下来,放在了当事人的正前方,让慈悲的力量充满这个濒临破碎的情绪空间。

我带去的那块纯净的白水晶被我用冰块冰过,带着格外清明与醒觉的力量,我将它轻轻放在了当事人的眉心轮的中央,然后呼唤那个想要继续活下去的生命力回来。我学过灵性按摩,于是玫瑰油成为了最甜美温柔的安慰剂,我用爱的意念与深切的尊重抚慰她的手臂、手腕、手背、手指尖,将支持与安全的意念通过手心与手心的接触传递给她。

“现在很好,一切都很好。你是安全的,我在这里,一直都在。”

扮演支持者的角色需要耐心、毅力和意志力。有时候要见证有自杀念头者的痛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杀等于是自杀者以鲁莽的方式,让自己脱离无法承受的痛苦及纠结矛盾的关系。但是做为支持者的你要记住:他想杀死的只是那个让自己痛楚的意念和情绪,而任何情绪都是会过去的。

 

另外格外值得你的警觉的是:常有自杀念头的人或忧郁的人来找你协助时,要注意你自己能力的限度,这时你也可以去找别人帮忙。我建议你尽可能当下协助那个人,然后再寻求额外的支援和引导。但是没有专业心理受训过的外行人试图单独医治有自杀倾向的人,是很危险且不可能的事。这个时候,请及时求助于防范自杀的组织和可寻求援助的资源。

 

若你是有专业背景的心理助人者,那么我们的行动和话语多少对于营造安全的环境有帮助,借由采取某些行动——诸如良好的倾听技巧——我们会传达一种信念:“是的,你有想去死的念头,这没有什么关系,谁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念头,只要我们不是真的去行动就好了。”告诉那个想去死的人:“你想结束的只是痛苦,并不是生命。”

 

但愿我的分享能让你的爱与怜悯直达自杀倾向者的心,也愿你伸出援手的意愿能促使他们有所改变。我凭着个人的经验说,这条路崎岖不平,并且山重水复,但是仍然值得我们的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97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