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别诅咒黑暗(选自《心灵成长》第6期)  

2008-06-24 16:49:25|  分类: 《心灵成长》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玛丽安

 

“通往黑暗之路既漫长又悲惨,而你已经陷得太深。”

 发生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的问题是我们永远长不大。这不是由于我们迷失了方向、冷漠、自恋,或相信唯物论。问题是在于我们的恐惧。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自己人拥有些什么——容貌、教育、天分、文凭。但在某些特定的范围里,我们却无能为力。我们并不是被外在的某些东西所阻碍,而是在内心里有障碍。我们的压抑是内在的。权力机构、饥饿,或者贫穷,都不能使我们却步。我们不担心会被送去西伯利亚。但我们就是害怕,周期性的害怕。我们的恐惧无所不在。我们害怕某种关系有问题,却又怕它没问题;我们害怕某人不喜欢我们,却又怕他喜欢我们;我们既害怕失败,又害怕成功;我们既怕早死,又怕老去。我们害怕生比害怕死更甚。

你也许会以为我们是在同情自己,被自身的情绪所束缚,然而并非如此。我们只是讨厌自己,因为我们老是认为我们应该更好才是。有的时候,我们甚至会以为不会有人像我们,他们没有我们的这些恐惧,但这只会使我们更加害怕。也许他们知道某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也许我们根本就少了某一个染色体。

近几年来,人们流行把一切责任归咎父母。因为大家认为,都是因为父母,我们的自尊才会这么低。要是他们有所改变,我们就会充满了自爱。但如果你仔细想想你和父母之间的情形,就会发现无论他们怎么对待你,往往就跟我们今天对待我们自己的方式一样。你的母亲可能老是提醒你:“你做不到的,乖儿子。”但是你不也常对自己说:“你是个笨蛋。你从来没做对一件事。你搞砸了,我恨你。”的确,父母他们也许真的有那种想法,但我们自己不是更离谱吗?

我们这一代已经卷入了一场赤裸裸的嫌恶自我的漩涡中。我们总是不断地,甚至不顾一切地,藉着成长或者逃避来寻找解脱的方法。也许是藉由职位、工作、座谈会、治疗师、关系、节食或一个计划,但是往往达不到效果,我们反而被情绪的枷锁越绑越紧。这种相同的肥皂剧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上演在不同的城市里。我们开始明白总是是在我们自己人本身,但是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无法克制的去弄糟、搞砸所有的事:我们的事业、我们的人际关系,甚至我们的孩子。我们酗酒、嗑药,我们想控制一切,却又不得脱身。我们依赖、暴饮暴食、隐藏自己,甚至攻击别人。各种官能失调的表现虽然各不相干,却都是在用尽各种方法来表现我们自己有多憎恨自己。

但即使是已表现出这样的行为,并不代表情绪已得以宣泄。我们仍需要地方发泄情绪,而嫌恶自己的情绪力量那么的强大,一旦将它转化至内心,它就会变成一个人心内的地狱,如:耽溺、固执、强迫、压抑、粗暴的关系、疾病等等。而且要是把它投射出去,它也会让外界的环境变成地狱,如暴力、战争、迫害。地狱以不同的面貌出现,但它的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

我记得几年前,我心里一直有个影像使我非常害怕。我会看到一个可爱、天真的小女孩,穿着非常洁白的棉质围裙,背抵住一堵墙在尖叫;而一个邪恶的、歇斯底里的女子正用一把刀一再地刺向小女孩的心脏。我怀疑这两面三刀者是我的双重性格,是存在我心中的精神力量。时间一年一年过去,我对那个拿刀的女人越来越害怕。我感觉到她在我的身体里是活的,完全不受控制,而且好像她想杀的人就是我。

在我最沮丧的时候,我想尽办法要逃脱这个地狱。我阅读很多有关心灵如何创造经验的书,还有人类的脑子如何像一部生物电脑般,只要输入任何思想就可以生产制造你所想要的东西。“想像成功,你就会成功”“预期失败,你就会失败”——我所读过的这些书都这么写。但是不管我多努力想改变那些痛苦的想法,到头来还是会回到原点。有时候暂时的突破会发生:我会有比较积极的态度,打起精神,去认识新的人或找一份新工作。但我总是又会恢复到那种背叛自己的模式——和男人上床,或者搞砸了那份新工作;一下子瘦掉十磅,但在五分钟内又胖回来,然后再来害怕自己人的外表会不好看。唯一一件比失去男人的注意更可怕的事,就是得到他们太多的注意。惯例破环的杀伤力非常强大,而且无法遏止。当然,我还是能够改变自己的想法,但是常只能维持一下子。而且比“天啊,我搞砸了”更令人绝望的是——“天啊,我又搞砸了”。

我痛苦的念头就是我的魔鬼。魔鬼是隐藏起来的。经由不同的治疗方法,虽然我对自己人的神经衰弱已相当的了解,但并没有赶走它们。这些废物并没有消失,只是变得更复杂。我过去会告诉别人我的弱点在哪里,很自觉地说给别人听,然后他们就会认为:“很显然她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所以她不会再犯。”

但是会的,我会的。我承认我的问题只是为了转移他人的注意。然后我就会突然变得很残暴或很可恶。没有人能,至少我自己不能,在我把情形完全弄砸之前阻止我。我会说出那些让男人一定会离开我、打我,或让别人把我开除的话,更糟的话,更糟的是,在那些日子里,我从为不曾祷告,祈求奇迹的出现。

因为我不知道奇迹是什么。我把它们归类为虚伪的、神秘的、宗教的垃圾一类。经过灵性探索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奇迹是一种合理的祈求。我不知道奇迹只是观点的改变而已。

现今有很多普遍的心理学派都是以分析黑暗面为起点,进而趋向光明,想一想,如果我们将焦点集中于各种的神经官能症——它们的来源和动力——那么我们即可超越它们。但是东方的宗教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心向更伟大的力量,所有不真实的自我将会剥离。朝向光源,黑暗就会自动消失。

请相信,我们专注于什么样的生活,我们就会那样过。始终耽溺于黑暗,将导致我们——无论个人还是团体——益发地陷入黑暗中。而专注于光明,就能引领我们进入光明。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