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另一种洞见(选自《心灵成长》第3期)  

2008-06-24 15:51:14|  分类: 《心灵成长》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灵格简介:伯特·海灵格(Bert Hellinger),海灵格的一生相当传奇,年轻时是天主教神父,曾经在非洲祖鲁族地区居住20年,之后接受心理分析、完形疗法、原始疗法及交流分析等训练。他发现很多个案皆跨越数代并涉及家族其他成员,进而发展出“家族系统排列”的许多新洞见与新技巧。

海灵格的家庭系统排列是一种深入心灵的治疗方法在国际上已赢得了高度的肯定;他的数十本著作在德国极为畅销,已被翻译为多种文字在全世界出版。他受邀至世界各国指导研习,教过无数的学生,包括大学教授、医生、辅导老师、社工人员、企业顾问、成长团体等,很多人正把他的心得在世界各地分享。

  

以下是人们对家族系统排列师海灵格提出的问题,海灵格一一给予的答复。

 

是什么让你开始心理治疗工作?

 

海灵格:1969年回德国以后,我自己举办了团体动力的训练课程,却很快地发觉所学的不足,所以我去了维也纳,开始接受心理分析的训练。这让我获益匪浅。在训练即将结束之前,训练分析师给我介绍了阿瑟·简诺维的《原始尖叫》,当时这本著作在德国尚未出版。简诺维对核心感觉的直接处理方式让我记忆深刻。我悄悄地在自己的团体动力课程中尝试他的方法,效果显著。因此我决定去接受原始疗法的训练。两年后,我在美国跟着简诺维和他的第一助手一起待了九个月,参加了他举办的第一届原始感觉治疗师训练。其间我学到很多处理情绪的手法。自此之后,我从未受到奔涌而出的强烈感觉的干扰,当然,我仍然会被感觉所感动。

 

你是如何将原始疗法的经验应用到之后的工作中去的呢?

 

海灵格:回德国后,我有一段时间集中在原始疗法上工作。我渐渐发现那些高昂激动的情绪经常用来掩盖其他的情绪,也就是孩子对父母那种原始的爱。那些愤怒、悲哀和绝望的感觉都是用来避免幼年时与父亲或母亲之间联系中断所带来的痛苦。

 

 “和父亲或母亲之间联系的中断”具体怎么理解?

 

海灵格:当一个幼小的孩子想和母亲或父亲待在一起却又无法实现时,可能是因为孩子在医院或恒温箱里,或者是因为父亲或母亲已经死亡,那么孩子对于父母自发的联系便会中断,而对于父母的爱就会变成一种痛苦。这非常重要的观察,多数情绪的痛苦都是中断了的爱。

这种痛苦实际上又是爱的另一方面,基本上它们是一体的。强烈的痛苦让孩子极其不愿意去感受它。长大以后,孩子不愿去接近母亲或其他所爱的人,而宁愿保持距离。他们感受到的不是爱,而是愤怒、绝望和悲哀。当人们知道这一点时,便可以脱离那些表面情绪,重新建立爱的连结。治疗师可以帮助当事人找到和父母联系中断的地方,通过原始疗法、催眠疗法或家族系统排列再次建立联系而完成连结,最终获得深刻的平静和满足。那么由于是期创伤而导致的焦虑、强迫行为、恐惧、过度敏感以及其他神经症表现大多都会消失。

 

在这个过程中治疗师的作用是什么?你怎样帮助当事人“发现”和所爱的人之间联系中断的地方?

 

海灵格: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会在内心里和当事人的父母有所连结,因为我深深地知道我只是他们的代表,我可以陪伴当事人去和他们进行联系。当事人接触到父母之时,便是我退出之刻。在这层意义上,我什么也没有做,父母做了这一切。

 

生命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在运作着?

 

海灵格:我所看到最重要的是,人们一切行为的背后都是爱在运行着。不论这似乎有多么奇怪,爱也在我们所有的心理症状背后运作。这表明治疗的本质是找到当事人的爱所在的关键地方。那便是问题的根源,在那里可以找到解决之道,因为只有通过爱才可以找到解决之道。这一点是我在使用原始疗法的过程中第一次领悟。后来又在剧本分析和在家庭治疗中再次有所体会。我注意到在很多处理情绪的治疗方法中,治疗师告诉当事人“让愤怒发泄出来”,却基本上忽略了上述是重要的一点。

我进一步观察到,治疗师在治疗过程中鼓励当事人对父母表达愤怒,甚至告诉父母想要杀死他们,事后当事人反而因此遭受到严厉的自我谴责。孩子的心灵无法容忍任何对方父母的贬抑。唯有当我看到这一点时,我才全然意识到爱的广阔程度。所以,我总是先寻找爱,并保护爱,避免它受到任何威胁。

  

你可以看到真相吗?

 

海灵格:当事人自己其实已经知道那个真相了,真相只会让那些不想看到它的人感到震惊。

例如在一次课程中,有个女人患了不治之症,已经来日不多。她想排列家庭,但我说:我只排列两个人,你和死亡;选择某人代表你,某人代表死亡。对局外人来说这是可怕的,但对这个女人来说却不是,因为她自己知道死之将至。她选了一个瘦小的女人代表她,一个高大的女人代表死亡,把两个女人非常接近地面对面排列在一起。那个代表她的瘦小女人望着死亡说:我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我脸上感到了死亡的温暖气息。

我告诉女人的代表,让她对死亡说:我尊敬地向你鞠躬。她照着做了,然后女人与死亡紧握双手,亲密地站在一起。

这个排列让当事人面对着她的真实情况。它不会让病情消失,但它的确帮助她更好地理解如何更好地死去。

这就是真相呈现出来的一个例子,它会产生效果,因为真相已经呈现出来了。倘若某人认为死亡是恐怖的,他便会害怕展示出真相。我总是非常严谨地把真相呈现出来,真相不会被当事人推翻。,尽管真相是可怕的,但当它被人看到及承认时,会让人坚强而获得自由。

还有一个例子:我曾经告诉一个女人说,她的婚姻是无法挽救了,孩子应跟随父亲,而她必须独自生活。其他人反对如此,而向她提供简易的方法,但我并不允许这样做。我并不是基于个人的意见告诉她婚姻无法挽救,而是因为通过系统排列。我和她都已经清楚地看到这个事实了,我只不过是把我们双方都看到的事实说出来而已。

有一个学员认为我对那个女人太残忍了,当天晚上他还因此而在内心与我搏斗了三个小时,但第二天当他看到那个女人脸上带着快乐的微笑出现在团体中时,他便了解到他对那个当事人的关切,还有他内心与我的搏斗都错失了当事人的真相。

(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