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文殊心咒(二)  

2008-12-08 22:20:47|  分类: 文殊心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会已经开始了

宗教是在每一个地方,每一个细微的地方寻找神圣的探索

文/子若

庄严道场中,经文声、法锣声、磬钵声,声声向我涌来,我听不懂那诵念的经文,分不清那佛乐的节奏,坐在那里,我所能做的就是观我自己的呼吸,听我自己的心跳,如同一条游历在大海里的鱼:鱼并不理解海浪的脉动,鱼也无法了解海洋的浩瀚,它所能做的就是活在大海中。

我呼吸着藏香的气息,在佛乐中吐息,活在信仰中;

我相信举头三尺有着伟大的智慧,我与神明相互依存;

祈福的五谷洒落在我的头顶,泪水伴着谷粒一起落在了曼陀罗的绣垫上;

虽然现在的我还不能了解空性,但是空性却无时无刻不在守护着我;

我在空性之中活着,像一条鱼安住在它的海洋中;

喝下象征着智慧的甘露水,再磕一个长头;

在这个法会中,疲劳心性今休息。

 

山谷一样的上师

文殊心咒(二)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腾龙寺图片提供)

我在决定前往悉地海洲的白玉腾龙寺的时候,心中就知道我会遇上一位藏密知识体系完整的上师。

我的一生追求知识,所有的贪爱与执着都灌注在对知识的欲求上,(而这也是许许多多知识分子们的误区,清高自许以为淡薄名利,其实心中对精神世界的贪婪与索取,较之那些在物质世界中搏取财富的守财奴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知道,追求知识之路是我今生的魔障,亦是我的福报。

而我这次上山赶法会,也许是冥冥之中要寻找一位走过的知识之路的修行者的指点与帮助。

而,吐丹尼玛堪布(堪布:佛学博士)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被簇拥在三位气宇昂昂的活佛(土绒活佛、确真活佛、还有纯真的小活佛)之中,我甚至都没有看到他。

他像一座静静的山谷,他的身上有一种山谷的精神,第一次你不一定会注意到他,谁会去注意山谷呢?除非你想进入一种很深的探索,你才会去注意到山谷的深远。

山谷深不可识,如同智者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那是微妙玄通的“道”的品质。

 

吐丹尼玛堪布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所以我去找他的时候,并不知道话从哪里说起。于是我问了几个问题:

“尼采(西方哲学家)发疯这个事情你是怎么看的呢?”

“我要怎么知道一位上师是已经开悟的呢?”

“宗教是精神领域里的建设,为什么大家还要忙着修庙呢?”

吐丹尼玛像拉家常一样和我说着话,顺便也回答我的这三个问题,他的意思大概就是,尼采为什么要发疯呢,这件事最好去问尼采本人。如果从他的角度来看的话,尼采智慧资粮有余,而福德资粮不够;也有可能是整个西方已经发疯了,他一个人正常着也没意思,不如也一起疯了去;

如何认出一位上师是否已开悟的方法就是:你也开悟了。因为一个没有开悟的人是认不出开没开悟的人的;

对于修庙这件事情,吐丹尼玛回答:精神与物质相互共依存。精神世界的成就与物质世界的成就都是庄严而殊胜的事情。一座庄严的寺庙凝聚着无数僧侣们的精神光芒,当尘世间的人们,因为踏入庄严清静之地而起欢喜之心而起慈悲之心;因为这座物质世界的庙宇而起谦卑之心,因而开始了解佛教,了解佛教的智慧,那么修庙的发心就是好的。

忽然一刹那间,我们两人都不说话了,就悄不声的坐在阁楼上;送茶水的僧人上上下下的倒水或者给吐丹尼玛堪布送文书资料什么的,而我坐着,眼里泪水长流,心中了无牵挂。

宁静中,吐丹尼玛堪布的慈悲心深深地振动了我,无言的信息抵达了无言的中心,我无法破译那是什么,一切都了无痕迹,只有泪水在告诉我,有一些东西虽然我看不见,但是却能与我的心共振。

正在读经的僧人

 文殊心咒(二)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腾龙寺图片提供)

文殊心咒

晚上,吐丹尼玛堪布把我们一起上山来的人都叫到了侧殿二楼的经阁上,两位从西安来求法的师兄喜得须眉乱动,以为堪布要传什么密法了。

结果上得楼来,堪布还是平易近人的话家常问寒暖,轻松幽默的话儿一句又一句。末了说要传我们一个咒语,以后大家可以每天念,也不需要念太多,每天三万遍就可以了。我们坐在地板上,听到堪布的冷幽默,都笑得乐不可支。

我们的笑声还没有落地,吐丹尼玛堪布已经开始念咒了,他传给我们的是文殊菩萨心咒。我一听是文殊菩萨的心咒,马上就起了欢喜心,要知道文殊菩萨的咒语可是让人得福智资粮,获无尽辩才的神咒呀。

嗡·啊·日·巴扎兰朵文殊心咒注音:ōng ā rā,bā zhā nà dǐ)

吐丹尼玛堪布先是慢慢的念、重复的念、平缓的念,然后就越念越快,咒语的音调也越来越抑扬顿挫绵绵不绝,如同一粒石子投入了平湖,文殊心咒从堪布的舌尖吐出,慢慢地布满了整个藏经阁。

然后,我从四面八方听到了嗡·啊·日·巴扎兰朵……

我觉知着十方世界,嗡·啊·日·巴扎兰朵如同平湖的波纹无限的往虚空中扩散。(未完待续)

文殊心咒(二)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文中图片来源于吐丹尼玛堪布的博客http://tenglongsi.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137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