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文殊心咒(更新)  

2008-11-26 00:38:43|  分类: 文殊心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子若 摄影/海国图志

听说遥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寺庙,寺庙里的僧人都戴着红色的帽子,一场秋季文武百尊的大法会就在那里开始……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许久未见的朋友李瀚打来一个电话告诉我有一个盛大的法会马上就要举行了,地点在悉地海洲。

那是个什么地方?是在“须弥山”脚下吗?文武百尊法会又是个什么意思呢?但是“悉地海洲”这四个字却令我马上记住了,在电话中我冲口而出:“好的,我去。”

打点行李,预定机票,随口和朋友们说我要去悉地海洲参加一个法会:“悉地海洲?是个什么地方?”“去了就知道了呗。”

结果居然邀约到了两位结伴同行者:一位心理治疗师;一位摄影师海国图志。(感谢海国图志冲动前行,让这篇系列文章得以图文并茂。)

三人同行,奔赴四川阿坝地区的马尔康,那里有高地,高地上有一座寺庙名字拗口却令人难忘:悉地海洲白玉腾龙寺。

沿着川西北高原的蜿蜒山路,我们盘旋而上,走汶川过映秀,地震之后废墟还在,山体滑坡之下无数尸骨未还。每隔一段路程就有人站在大风中挥舞着手中的标识旗,让我们通过或者停下,因为每一段路都有可能发生山体滑坡,所以得趁着山体不滑坡的空档赶快一溜烟跑过去。

有时候走着走着路就堵住了,因为前面那座在大地震后幸存下来的大铁桥已经不太结实了,每次只能限一辆车子通过,所有的车辆都得在入口处排队等着。

这一路上,我们沿途既见房屋倒塌满目疮痍,也见秋果挂枝野棉花满坡;一边是岷江清流绵绵相伴,一边是随处可见的巨石滚落下山后的险象环生(有一个房子那么大的巨石就那样立在我们面前,海国图志赶快跑下车把它拍下来)。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旁边就是我们坐的车)

我们日夜兼程,只为赶一场文武百尊超度大法会。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再往上走就是大渡河的上游了吧,再往上走雪籽开始漫天洒落下来,车内的温度计往下降落:终于落到零下三度了。听说再往上走,一直走到白雪覆满山头的那一边的大山中有一座寺庙叫做——悉地海洲白玉腾龙寺。

而我们日夜兼程,奔赴一场文武百尊法会。

(白玉寺护法殿)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宁玛派 (Karmapa)

又称红教。藏传佛教各派中历史最久的一派,形成于公元11世纪。

"宁玛"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古"和"旧",所谓古,是说明它的教理是从公元8世纪时传下来的,历史悠久;所谓旧,是说它的一些教义教规是以古时候吐蕃的旧密咒为主。由于该派的僧人都戴红色的帽子,所以也被称为红教。

在马尔康休息了一晚之后,一大清早我们继续赶路。

终于过了最险要处,冬日的杂草丛中一窝黑色的小猪在山脚处乱滚,还有小牛小羊在盘山公路之间走过来走过去,我们的车每每停下、慢行、绕道。开车外加领路的阿明哥说再往上走就到寺庙了。于是我们下车来活动一下身子。在车外清洌的空气中,我大口吃着在路上买的枣泥糕,大风吹着野棉花的花絮拂满山坡,有几只黑色的大鸟在我的头顶飞来飞去,雪山在阳光下又温暖又高远。

走过一排一排的黄苹果树,便得一山。我看了看车内的海拔表盘:三千二百米左右。通往寺庙的最后一段山路格外狭窄弯曲,一个急转弯之后,一挂雪一样洁白的小瀑布出现在我们的眼中,冰清玉洁的雪水从山中流下,终于凝落在结了一圈冰凌的瀑布池中。

再往前已是寺庙的大门了,我看了看这四面环山的风水,心中知道此处一定是高僧们选之又选的僻静道场:一挂清泉遗世独立,半山白云与青山相望,于是白玉腾龙主寺、偏殿、经阁和僧侣们的禅房都被静静地拥在高原的怀抱中。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下车来,披着红袍子的宁玛派僧侣们正蹲在寺院的门口吃午饭,阳光从我们的头顶普照下来,我们踏上一百零八级通往主寺的台阶,每登一级由于高原反应的原因,都心口狂跳、气喘吁吁。

走进待客用的客殿,众生芸集:同时上山的访客之中,有两位绘制唐卡的民间艺人、来自西安的两位前来求法的师兄,还有一位是来自香港的女施主。而土绒活佛、确真活佛、白玛格桑小活佛还有吐丹尼玛堪布四个人都在,真是随缘而遇,没有半点牵强。

我尊敬的上师;吐丹尼玛堪布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确真活佛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中午我们前行的三人在寺庙里的禅房中休息,大家都非常地累了,我盖着两床棉褥子,沉沉地睡去了。在梦中,忽然听见钟声,开始只是在远处回响,随后钟声便越来越密集紧促,声声入心,我慌慌张张从梦中醒来,整个身心涌现出强烈的戒律感,虽然同行的两位伙伴还睡得深沉,我已经穿好大衣循着钟声出门。

又是在三千多海拔的地势中气喘吁吁地登上一百零八级上主殿的台阶,心几乎要跳到喉咙里了,正了正衣装,拜了拜还没有峻工的主殿,然后就走进旁边的侧殿。

呵,一百多名宁玛派的红袍僧人正在诵经、鸣锣、摇鼓,法会原来已经开始了。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嵌着红珊瑚的法器。                                                         小僧人(摄影海国图志)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翻阅经典

文殊心咒(更新) - 危娜 - 《心灵成长》杂志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5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