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成长》杂志

阅读·成长·疗愈

 
 
 

日志

 
 

我是平民心理学家  

2008-11-23 23:14:33|  分类: 《心灵成长》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际心理治疗师张宝蕊博士访谈录

文/危娜

                       (心灵成长十四期)                   

许多年前我对宝蕊老师做过一个采访,在那个访谈中,她说:我有一个梦想,为贫穷的人们服务。贫穷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贫穷,还有精神上的贫穷,心灵上的贫穷。

    许多年后,与宝蕊老师再次相遇,再做她的访谈,她说:我服务穷人,我是平民们的心理学家。

 

《心灵成长》: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人在物质上越来越富有,而与此同时人们也越来越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和终极信仰。那么,现代人对心灵世界的追求是否与物质生活的日益丰盛有关系?

      

张宝蕊:

我看到的是在世界各个地方,越是穷人多的国家,例如贫富差距世界第二的巴西有90%的总财富在富人的手上,但它的宗教很发达,特别是天主教,为什么呢?因为穷人在物质上匮乏的时候他有很多内在的空虚,他就去祈祷、去思考我该怎么办?因为他没有办法在物质上积累,他如何面对他这么一大堆失望?他祈祷上天的帮助。

那么富人会不会有心灵不安的时候呢?当物质追求过多之后,富人也会感到空虚。人是一个身心灵整合的生灵,身心灵不平衡时,人就会走到一个问题的面前——终极关怀:人类活着到底有没有意义和价值?

你再有钱又能怎样?盖房子盖了一栋、两栋、三栋……但你永远不会满足,这是因为你的心灵是空虚的。所以无论穷人也好,富人也好,终究会走上这条内在追寻之路,否则你会走上生命能量枯竭、自杀、成瘾的路线。

看看多少明星、大腕在吸毒啊,为什么会这样呢?当你心灵空虚的时候,你就会去寻找某种寄托,你不是向内,就是向外,向外的寻找就是药物上瘾,吸毒是其中的一种,还有网瘾,爱瘾、性瘾、酒瘾、烟瘾……这全部都是心灵空虚的向外投射。

 

《心灵成长》:

心理工作坊里极富情绪化和高开放度的活动和心灵体验,会不会也让学员们产生上瘾症的现象,让学员依赖追随于导师更胜于去活出自己的生命?对于一些沉溺于工作坊中不停上课的学员,您有什么样的看法与见解?

 

张宝蕊:

近几年我看到国内一个有意义的现象,很多人像追星一样去上心灵培训课程,上课的学费从

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虽然参与内在学习与成长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但是学员也要觉察到:

参加这种心理工作坊,是否因为那位导师的语言魅力吸引了我?是否因为这种私密型的心灵

团体让我感到有安全感?是否在上课的时候,我暂时的感到满足,但回到生活中,我却仍然

空虚与无助。

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有所警醒了。如果我们只是在导师的身上,在团体的氛围中才能获得某种

满足感和力量,那么这一样是一个外求的过程。真正的道、真正的导师在我们的心中。中国

古代孟子有句话说:“道在迩,而求诸远”意思是说“道”是很近的,然而我们却向远地求,其实,真正的智慧来自我们自己的内心。

中国人总是说:“心神,这个心灵上的神在哪里呢?就在于我们内心的交流与领悟中。对于心灵成长课程与工作坊,我们要抱着不是外求,而是用“心”去了解、去学习,而不是依赖。

 

《心灵成长》:

西方心理学是如何与东方哲学相结合的呢?

 

张宝蕊:

上世纪60年代末的美国,有一群人意识到以认知、行为主义为主流的西方心理学正在走入一个死胡同,

他们认为人是机器,是刺激反应可以“控制”的东西。在他们的反省中,发现东方哲学与宗教信仰,非常重视天、地、人之间的整体和谐,尤其是老庄的理念。于是,他们慢慢发展出人本主义心理学,一直到现在的超个人心理学 (精神心理学,Transpersonal Psychology)。超个人心理学结合了东西方文化中精华的部分,例如说老庄思想、禅修、佛学、印度的宗教,然后与西方的科学精神相结合。超个人心理学把人、世界、宇宙看成一个整体,将个体灵魂放入到大宇宙情怀之中,去疗愈、去创造。

 

心灵成长:

对于超个人心理学中的灵性经验你是怎样看待的呢?

 

张宝蕊:

灵性经验是时时发生的,而且是单纯不复杂的,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奇异”。举个例子来说吧,几年前当我与夫婿来到大陆讲学,住在武汉大学专家楼。

有一天我往校门走去,那时,看到一个小男孩及两个年较大的女孩迎面而来。小男孩光着脚将鞋子绑在一起挂在脖子上。我们相交而过,在走过那一瞬间,我仅仅只看了那男孩的眼睛一眼,而那个孩子也正在看着我。我们不认识彼此,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对方,但是都看进了对方的心里面去了,那一刻产生一个很深的连结。那时我在心里想,“他没有穿鞋。”

走过之后,他立马对那一个女孩说:“你看,都是你让我将鞋子挂在脖子上,她在看我没有穿鞋。”这个经验让我惊讶!他竟然读懂了我。等到我办完事回到专家楼的门口,他们在那儿玩耍,看到了我,竟然与我打招呼,我也与他们聊了起来,好像我们已是老朋友,真是奇妙!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灵性经验,如此简单如此平凡,又如此动人。让你觉得你与整个人类在某个层面上,是完全合一的,而那个层面就是灵性的层面。

 

 

《心灵成长》:

 一位心理学导师、一位心理咨询师对一位前来求助的人意味着什么呢?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张宝蕊:

如果是在团体的工作坊中,那么导师也只是一个人,而不是神,导师尽其所能与大家一起学习,就是孔子的“三人行,必有我师”。在团体工作坊中一位导师运用自己的专业素质与经验为团体做向导,协助团体作出更多的觉察和冒险,这就是一位导师对团体的贡献。一位心灵导师最需要做的功课就是:觉察到自我的膨胀,和可能滋生出来的自大,而成为一位开放的、谦卑的、不断成长的人。

    而在一对一的咨商中,一位心理咨询师要做的其实是无条件的接纳案主,用心聆听、主动陪伴、同理对方,帮助他学习自我觉察,跟随内心的智慧,了解他的生命之“道”。对于我个人来说,我不走“我是专家,我来帮助解决问题”的路线,我走深度聆听的路线,我去专注、聆听我的案主,同时聆听我自己以免自己“纠缠”进去。

在那个过程,我真实、自然,然后,案主的内心智慧自然会给出化解的答案。这是个奇妙的过程,这也是近几十年西方心理学家们追求的一种“无为,无不为”的境界。我仍然在学习体悟中。心理咨询与治疗本是一件自然轻松的过程,但是一般人做得太辛苦了。

 

《心灵成长》:

您对心灵培训产业中的“富豪团”和高学费是怎么看待的?  

 

张宝蕊:

国内的心灵培训行业学费普遍很高,当然这个行业的成本也是很高的,特别是师资成本。但是这样一来,贫穷的人们也就没机会听闻心灵智慧了。其实无论是个人的成长过程还是一个团体的成长过程,爱与关怀都是很重要的,不但要关怀有钱人,也要关怀贫穷的人,而且智慧结晶本来也是属于整个人类的。

我的看法是,只要我的生活需要满足了,就要照顾到大众。我比较少服务有钱人,有钱人有许多人为他们服务,并且他们也有许多资源去获得他们想要的精神支持,我服务穷人,我是平民们的心理学家。

〈心灵成长〉:

谢谢您宝蕊老师,谢谢您真挚的分享。

 张宝蕊简:                                                                            

美籍华人

美国精神心理研究院精神心理系(Transpersonal Psychology)博士

中美精神心理研究所教授

国际著名心理治疗师

著作:《放下自己》、《如何激发自我的潜能》、《如何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等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